鬼門關前走一回 

     

      提起這段往事,那可是一個令我終身難忘,刻骨銘心的回憶!

  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的某天,由於要處理的事情特別多,一大清早,我就馬不停蹄的到處奔波,連午餐也只能草草解決,一直忙到下午五點多,才從洛杉磯市附近返回,眼看時間還早,於是臨時決定到帕市的一處佛堂,探望遠從台灣來的幾位法師。

   到了佛堂,大家正要用膳,她們招呼我共進晚餐。我心裡想,牙疼已經幾天了,實在不方便吃米飯。本想作罷,但是她們好意的為我熬了稀粥,所以我只好接受。手捧熱粥,心懷感激,只是滾燙的粥湯,才一入口就使我的牙齒劇痛不已!

   話說一個多月前,有一天,宣慧師姐精心地作了鍋巴飯,供養三世多傑羌佛。撤供後,她對大家說:「這裡還有一些,來嚐嚐吧!」

   師兄師姐們聽了,都圍上前拿鍋巴,那時我也歡喜地從宣慧師姐手中接過一小片米香撲鼻的鍋巴,興奮地往嘴里送,誰知道才咬了一口硬鍋巴,隨即聽到「喀」一聲,天哪!二十多年前家鄉的牙醫妹妹為我鑲牙所用的銀粉,竟然脫落了!齒面成了一個凹洞,這下可慘了!從此每餐飯後,我都要剔牙,以清除掉入牙洞的食物殘屑。

   由於那陣子事務繁忙無暇理會,而且在美國治療牙病十分昂貴,所以我打算忙過之後,回台灣找牙醫妹妹診治,就這樣大約過了兩個星期,也許是食物殘屑引起細菌感染,牙齒的凹洞開始疼痛起來,有時候牙疼得劇烈,連晚上都無法入睡,雖然我的先生幫我紮針止痛,但是牙疼還是持續發作,這種疼痛簡直是要人命,可真叫我寢食難安。

   那天在佛堂用過晚飯,正想離開的時候,一位師父好心的告訴我:「我這兒有普拿疼止痛劑,妳要不要試試看?」

   我說:「謝謝妳的關心,我對西藥一向過敏,我不敢亂用藥。」

   她看我拒絕,仍然好意地說:「這種藥在台灣很普遍,不需要經過醫師處方就可在一般藥房買得到,妳不用擔心,放心使用吧!」

   看著她那張誠懇的臉,加上牙痛得厲害,我再也無法說「不」。

   服用過止痛劑之後,為了怕產生藥物過敏反應,我決定在佛堂多停留一段時間才離開。二十分鐘過去了,一點過敏的跡像都沒有,我心裡暗自歡喜,背起背包正準備離去,突然一陣心跳加速,接著兩條腿馬上不聽使喚,頭昏昏沉沉的,整個人幾乎要撐不住了,我心頭一緊,糟了!我對普拿疼止痛劑產生過敏了。此時,雖然全身乏力,但我的腦中卻出奇的冷靜,我勉強地以微弱的聲音,請身邊驚慌的師父們,趕快打電話給我先生,要他快過來救我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 他還未趕到時,我已躺在地上,痛苦不堪,幾乎休克。出家眾全圍在我的四周,有的拿水叫我喝,有的幫我推拿,大家忙成一團,我已無法支撐,只能任人擺佈。我的耳邊不斷傳來各種念誦聲,有人在念大悲咒,有人在念藥師咒,也有人念南無觀世音菩薩、南無地藏王菩薩……,嘈雜之聲,不絕於耳,令我更加難受,她們不知道此刻對我來說,最需要的就是安靜!

   當我先生急速趕到後,立刻為我紮針搶救,過了一段時間,情況似乎有些改善,但很快又再度發作了,我的心臟超常跳動,呼吸困難,這種反復發作的現象,是我以前從沒有過的。就這樣,平靜後又發作,發作後又平靜,反復了三次,最後總算穩定下來。

   先生見我的情況已經穩定,就對我說:「我載妳回家吧!」

   我執意不肯。我說:「你帶我去佛陀師父那裡,我今晚一定要去!」

   但先生不答應,他說:「趁妳現在稍微好點,趕快回家休息吧!要去佛陀師父那裡,改天我再帶妳去。」

   當時,我心中強烈地感受到我的生命危在旦夕,只有在佛陀師父的身邊,我才能安心,因為佛陀祂老人家是我最大的精神依靠!

   我對先生說:「除非你帶我去佛陀師父那兒,否則我就不走。」

   最後,他拗不過我,只好答應了。

   到了佛陀師父住處,先生要扶我走路,我不讓他扶,因為我不要別人看到我身體不舒服。從下車到門口,雖只有幾步路,我卻感覺有如千里之遙,每一步是那麼地沉重無力,好不容易才走進屋內,一見到椅子,迫不及待就坐了下來。此時,我的呼吸又開始急促了。不巧的是,時候已晚,師兄們已向佛陀師父法安了。

   第四波的發作開始了,這一次來勢洶洶,沒多久時間,我已快無法呼吸了。頓珠師姐見到這個情景,顧不得佛陀師父已經法安,趕緊跪在房門口,請求佛陀老人家救我!

   慈悲的佛陀師父很快地從禪房出來,問我說:「妳哪兒不舒服?妳吃了什麼藥?」

   當時,我已痛苦不堪,但佛陀師父在眼前,我怎可不看著祂老人家?我吃力地張開沉重的眼皮,緩緩向上看著佛陀師父。

   佛陀師父立即對我說:「妳眼睛不要向上看,否則妳頭會更昏,身體會更難受。」

   我只好垂著眼皮,低頭回答上師的問話。此時,我的聲音低沉無力,呼吸粗重而微弱。

   佛陀師父立即叫人去倒熱開水來。

   有位師姐很快地端來熱開水,並且要拿給我喝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佛陀師父見狀,說道:「喝這樣的水有什麼用?拿過來,我加持!」

   我接連喝了兩杯佛陀師父加持過的熱開水,然後平躺下來。此時,佛陀師父見我的神識快要離體了,情況十分危急,於是立刻用雙手大拇指頂住我腳底的湧泉穴。過了一陣子,我的呼吸慢慢平穩下來,痛苦也逐漸減輕,不知不覺中竟睡著了。

   當我醒來時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了,這一整夜可說是睡得非常香甜,而且醒來後精神顯得非常清爽,根本看不出昨晚我曾 ​​經歷過一場生死大劫!

   我的佛陀師父——至尊偉大的三世多傑羌佛,證德證境證量至高無上,隨時隨地饒益有情,普施無畏。佛陀老人家慈悲無量,救度過的眾生筆墨難盡,老人家對眾生的恩德,以及佛法威神之力,實在是嘆莫能窮!

   那個晚上,佛陀師父把我從鬼門關救了回來。對祂老人家而言,也許只是小菜一碟,但對我來說,又豈只是「感恩」兩個字可以形容!惟願好好修行,弘揚正法,接引眾生,將此身心奉塵剎,以報我佛陀師父的大恩大德於萬一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佛弟子慧華

本文摘自: http://www.tbdchq.org/menu.php?cat=detail&id=1225767010

 

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://www.hhdcb3office.org/
H.H.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ultural and Art Museum http://www.hhdcb3cam.org/htmlpages/
佛教正法中心 http://www.tbdchq.org/menu.php?cat=m1
古佛降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://tbdcbts.blogspot.com/
第三世多杰羌佛南台雨露 http://stdpamail.blogspot.com/
慈悲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://enlightenyourpath.blogspot.com/
世界法音出版社 http://www.worlddharmavoice.com/

#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 #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#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#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 #多杰羌佛第三世 #佛教正法中心 #佛教 #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#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#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#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#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#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#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#世界法音出版社 

#義雲高 #義雲高大師 #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基金會 #義雲高大師日 #義雲高大師畫集 #義雲高大師稀世絕唱 #義雲高大師蒞臨台灣 #義雲高大師館 #義雲高大師傳 #義雲高大師書法 #特級國際大師義雲高 #義雲高大師哲言選淺釋  #義雲高大師獲英國皇家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曙光 的頭像
曙光

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

曙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